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熱資訊 > 行業精讀 >

百年守望——濟南兩座老火車站的前世今生

時間:2019-02-27

提起濟南的老火車站,老濟南人一定會如數家珍的說出濟南、北關、黃臺等老車站。但如果再問膠濟鐵路濟南站和津浦鐵路濟南站分別在哪里,估計會有不少人一頭霧水了。其實在老濟南,曾經有兩座老火車站,一座是津浦鐵路濟南站,已于1992年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現代化、多功能的新火車站。另一座是膠濟鐵路濟南站,在津浦鐵路濟南站以南200多米處,經一路緯三路路口北側。這座有著百年歷史的老火車站至今保存完好,像一位耄耋老人守望著一座城市的風雨變遷。(本文摘自《旅游世界》2~3月合刊)

文丨陳宇舟 劉翠霞

百年守望——濟南兩座老火車站的前世今生

 

老濟南兩座對立的火車站,是中德雙方相互較勁的產物

1904年舉行膠濟鐵路通車典禮的濟南東站,并不是現在的大明湖站,而是1917年更名的黃臺站。而與之對應的濟南西站,是一座低矮的平房,位于緯七路北口,規模較小,只有幾間樸素低矮的平房。

德國山東鐵路公司之所以最初沒有在濟南建設一座像青島站那樣規模的大型車站,是計劃未來膠濟線與津浦線在濟南共建一座中央車站,并為此購買了一處長1850米、寬300米的大面積土地。

1908年,由中國清政府出資建設的津浦鐵路正式開工,而且包括濟南在內的北段建設,聘請的正是德國方面的鐵路工程人員,中德共用的大型濟南火車站呼之欲出。

但是,津浦鐵路的建設過程中,中國民眾維護路權的呼聲高漲,中方為了有效控制路權,毅然放棄了共建車站這一節省費用的方案,堅持在濟南另行修建了津浦鐵路濟南站,在中國政府看來政治目的要遠遠大于經濟利益。

百年守望——濟南兩座老火車站的前世今生

老濟南兩座對立的火車站。北面是津浦鐵路濟南站,1992年已被拆除,現在是濟南站;南面是膠濟鐵路濟南站

1911年,津浦鐵路濟南站建成,氣勢宏偉,造型精美,一下成為濟南的新地標,讓膠濟鐵路濟南站相形見絀。這座津浦鐵路濟南站,就是被大家熟知的濟南老火車站,站房是德國著名建筑師赫爾曼·菲舍爾設計建造的典型德式車站建筑,曾是亞洲最大的火車站,登上過清華、同濟的建筑類教科書,并曾被戰后西德出版的《遠東旅行》列為遠東第一站。

為了與中方抗衡,德方決定擴建膠濟鐵路濟南西站。1914年正式開工,擴建選址故意改在了津浦鐵路濟南站正南面200多米處,“一”字形設計意在擋住對方的風頭,而且還把五組德國象征榮耀的鐵十字勛章圖案,鑲嵌在新建車站入口大廳的地面上,如今在膠濟鐵路博物館序廳依然清晰可見。

令德國更沒有料到的是,這座膠濟鐵路濟南新站正在緊鑼密鼓建設的時候,第一次世界大戰在歐洲爆發。日本趁德國無暇東顧之機,對德宣戰,進攻青島的同時,沿膠濟鐵路攻陷濟南,占領了尚未完工的膠濟鐵路濟南站,從德國手中接手改造完成。

兩個敵對國家在第三國接續完成一座車站的建設,在中國鐵路建設史上極其罕見。同樣罕見的“奇觀”還有,這兩座大型車站相距如此之近,客車卻各行其道,互不相通,也成為中國乃至世界鐵路建筑史上極其罕見的個例。

百年守望——濟南兩座老火車站的前世今生

津浦鐵路濟南站(濟南人俗稱的老火車站)舊影。

兩座火車站并存使用,成為近代濟南的一大景觀

1915年,膠濟鐵路濟南新站剪彩正式投入使用,兩座德式火車站并存使用的獨特場景,成為近代濟南萬象更新的一大景觀。但令乘客尷尬的是,從青島通過膠濟鐵路到濟南后,必須出站,步行到津浦鐵路濟南站,才能坐上北上或者南下的列車。

在濟南,膠濟和津浦兩條鐵路的貨運,通過過軌線還是相互連通的。不僅如此,兩條鐵路還分別在黃臺橋、濼口修建了貨運車站,實現了黃河、小清河、膠濟鐵路、津浦鐵路在濟南的交匯,連接起了山東水運和鐵路兩大運輸系統,從而使濟南成為山東內地市場系統的核心。山東西部和山西、河南等省的土貨,都先集中到濟南,再通過膠濟鐵路運到青島,出口到歐美等地;進口的洋貨也反向通過這一通道在濟南集中后,再散布到周邊省份。

在一篇《膠濟鐵路濟南站史跡剪影》的文稿描述了這樣一幅場景:“從柱廊閣樓的主入口走進一樓大廳,人流穿梭,等待進站上車的旅客疏導有序。時間尚早,持普通票的旅客會坐到大廳東側一排排堅實厚重的連椅上候車,個別旅客亂坐亂放、衣著不整引發的吵鬧和抱怨聲偶爾會飄進耳朵。高價票的旅客不會在這里停留,大廳往東可以到貴賓候車區,這里視線通透,高大寬敞。還可以到西側的膠濟鐵路飯店享用地道的西餐,那里有全景式的落地長窗,憑借窗上彩色拼花玻璃的透射,房間愈發顯得柔和舒適。衣著整潔的服務生們穿梭往來,遠離樓下喧囂和嘈雜的貴婦名媛們,或到南北兩側一間間裝飾豪華的餐廳和小包廂內私語;或向南舉步邁出廳外,在由愛奧尼克精美石柱高挑的二層平臺上遠眺商埠,沐浴陽光。還有些剛到濟南的客商,會到車站專設的商務區。這棟米色墻面的三層建筑雖然就是站房的一部分,但設有單獨的入口,方便而幽靜。或在一層商鋪購物、旅館住宿,或使用車站在二三層單獨保留的一批專用客房。各色人流在這里省去了輾轉候車、購物、住宿的疲勞和麻煩,度過了一段感受膠濟鐵路濟南火車站的美好時光。”

百年守望——濟南兩座老火車站的前世今生

原津浦鐵路濟南站局部。攝影薛堯

老站西餐廳,引領著吃牛排、喝啤酒的近代文明新風

隨著膠濟鐵路開通,近代文明新風撲面而來,吃西式牛排、喝青島啤酒也成為一種新風尚,濟南出現了像石泰巖飯店、膠濟鐵路飯店等30余家西餐廳。膠濟車站最初建成的時候,分成了兩大部分,東部是候車區,進站上車;西部是經營區,住宿餐飲,互不相通,各有入口。膠濟鐵路飯店就坐落在膠濟鐵路濟南站主樓的西側,是一家濟南知名的西餐廳,胡適等文化名人曾經來此用餐。飯店當年的廣告用語是這樣寫的:“器具陳設,富麗堂皇;水汀浴室,各備其長;中西大菜,選擇精良;侍役招待,勤慎周詳”,聯系電話236,這些也成為西式飯店的特色。

西餐菜蔬有烤牛肉、牛排、火腿蛋、咖喱雞、牛奶布丁、番茄湯、玫瑰凍、咖啡多士茶等。20世紀30年代的西餐價格一湯三菜、面包、咖啡、鮮果從一元至一元二角,點心每份一角至二角,皮酒每瓶三角五分至三角八分,波蘭地酒每瓶一元五角,甜汽水一角八分等。膠濟鐵路飯店的價目表顯示,房間從二元五角至六元、西餐早點洋一元、午餐洋一元二角五分、晚餐洋一元五角。

西餐早點要一塊銀元,具體是什么概念呢?根據相關記錄,1912年在北京,一塊大洋能買60斤普通大米,也可以供6個人去東來順吃一頓羊肉火鍋。1914年在上海,一塊大洋能買44斤大米,也可以供5個人去中檔的西餐廳吃一頓西餐。1931年在廣州,一塊大洋能買25斤大米或者20斤豆角。那膠濟鐵路員工的收入水平如何呢?根據1931年《膠濟月刊》記載,普通小站的司事,就是一般工作人員,月薪最低25元,小站站長月薪100元左右,路局工程司月薪能到350至400元。

百年守望——濟南兩座老火車站的前世今生

原津浦鐵路濟南站鐘樓。大鐘部件如今保存在膠濟鐵路博物館。攝影薛堯

兩站并立20年后,原津浦鐵路濟南站被拆除

濟南兩站并立的狀態一直持續了20多年。1938年日軍占領山東后,為了侵華需要,將鐵路原來的線路管理模式改成了區域管理模式,將這兩座濟南站合二為一。至1940年改造完成,從此津浦鐵路濟南站成為唯一的濟南站,而膠濟鐵路濟南站則被改建成了鐵路辦公用房,在原來的大門、窗戶、樓梯、走廊、噴水池等處大肆改造,膠濟鐵路博物館就展出了當年日本改造這座建筑時的一樓平面圖紙,可以看到司令室、運轉科、配車科等字樣,與現在的建筑格局對照,也有不小的變化。

膠濟鐵路濟南站發揮車站功能,留給人們的最后記憶并不美好,甚至還有些悲壯。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北平很快淪陷,為了遲滯日軍南下,中國守軍破壞了津浦鐵路,仍然滯留在北平的梁實秋、沈從文、梁思成、林徽因等學者只能取道天津,乘船至煙臺或青島后,沿膠濟鐵路到濟南,再轉津浦鐵路南下逃亡。當時在這一非常時期,膠濟鐵路成為南下逃往的“生命線”。事后,學者們回憶這段逃亡的經歷,留下這樣的描述:“火車沿膠濟線行駛,不時有日機掠過。每當這時,列車便緊急停車,并發出警報,旅客急忙跑到鐵路兩旁的地里隱蔽,等敵機遠去再返回。如此反復多次,車到濟南,已是半夜時分。”“一到濟南,風聲甚緊,形勢大變, 商店閉門,哄傳日本鬼子就要來,我們都要逃走啦!大批人爭著逃難,誰也不知走向何處是好。”“在月臺上苦等了兩個多小時,直到晚上9 點,才換乘南下的火車。一路險象環生,在蘇魯交界處的利國車站曾遇日機空襲。此后一路飄零,先漢口,后長沙,再昆明,流亡大半個中國。”

1949年建國后,原膠濟鐵路濟南站曾長期作為濟南鐵路分局辦公樓使用;2013年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6年底擴建成為膠濟鐵路博物館。而并站后的原津浦鐵路濟南站,因車站擴建,于1992年拆除,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

百年守望——濟南兩座老火車站的前世今生

原膠濟鐵路濟南站如今被打造成為膠濟鐵路博物館。攝影:田可可

因一座大鐘邂逅,兩座老站不負百年的對視與守望

根據當年維護老站大鐘的鐵路職工回憶,濟南老火車站鐘樓共有九層,最下面一層是售票廳,最上面的第九層是大鐘表盤部分,大鐘的主體構造分布在第二至八層。大鐘表盤直徑130厘米,時針長64厘米,分針長80厘米,沒有保護層,需要定期維修保養。大鐘有兩個各10公斤的鐵砣,一周七天每天下降一層樓,每周六早上9:30正好下降到第二層設定的最低位置。大鐘的維護人員沿著盤旋的木梯,把鐵砣從第二層搬到第八層,放到從底下手搖上來的機芯砣托板上,完成上弦工作。大鐘機芯上有一個漆著金粉的貓頭鷹木質鐘擺。我們從大鐘維護人員那里遺憾地得知,大鐘原設計并沒有發音裝置,那“遙遠的鐘聲”也許僅僅存在于人們美好的追憶中。

1992年津浦鐵路濟南站拆除后,包括鐘表在內的鐘樓構件不知所蹤。前幾年籌建膠濟鐵路博物館的時候,工作人員幾經輾轉周折,終于尋找到了大鐘四面鐘盤及部分大鐘殘件。在原膠濟鐵路濟南站的三層閣樓上,專門開辟了一間專題展區,名字就叫“濟南兩座老火車站的前世今生”,津浦鐵路濟南站的大鐘也終于在這里安頓下來,兩座老站百年后竟然以這種方式邂逅,并緊緊地融合在一起,共同守望著過去,眺望著未來!

Copyright © 2002-2019 旅游世界版權所有

江苏快3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