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大攝影 > 數碼攝影 >

悅鳥性——王作鵬野生鳥類攝影作品賞析

時間:2018-08-09

與王作鵬先生相識并建立友誼,是以鳥為緣。記得那一年,我專程去青島探望一位生病的攝影朋友。事畢,作鵬先生熱情地建議我去青島棧橋拍海鷗。我說,因無拍攝計劃,所以未帶合適的攝影器材。他慷慨地打開越野車的后備箱,悉數將多種大口徑長焦距鏡頭與幾種型號的相機供我選用……雖然拍攝的時間不長,卻著實讓我過了一把拍鳥之癮。從那時起,我即不斷地從多種場合拜讀到他的精品大作。

悅鳥性——王作鵬野生鳥類攝影作品賞析

 

1.蒼鷺是亞歐大陸與非洲大陸的濕地中常見的水鳥。蒼鷺的頭、頸、腳和嘴較長,因而身體顯得細瘦。多棲息于江河、湖泊、稻田、森林或平原荒漠上的淺水處和沼澤地上。如今,由于沼澤的開發利用、蒼鷺生活條件的惡化和喪失,種群數量明顯減少,不像以往那么容易在野外見到。

王作鵬先生懂繪畫,好文學,具有較深厚的中國古典文學藝術的素養。中國古典文學藝術中的精華對于他的攝影創作產生了深刻的影響,成為他捕捉精彩瞬間的決定性潛因。

王作鵬先生是地道的青島人,有著攝影人天生具備的吃苦耐勞精神。多年來,他扛著沉重的專業攝影器材,8次駕車進藏,多次遠赴南極、北極,足跡遍布五大洲、七大洋,拍攝的題材也多為費時、勞神、耗力的風光、動物和鳥類攝影。我曾為他大作《悅·鳥性》做序,書中收入的100多幅作品,就是從他10萬多張原片中精心挑選出來的,可以稱得上是鳥類攝影的一個有價值的階段性總結,無論從編輯思路、章節設置、作品選擇或是版式設計都做到了精益求精,令人讀來賞心悅目,值得細細品味。

悅鳥性——王作鵬野生鳥類攝影作品賞析

 

2.灰冠鶴是一種小型鶴類。它因其蓬松的羽毛,筆直的氣管,精巧的冠羽,華美的面部斑紋而又稱戴冕鶴。主要棲息于非洲沼澤地和熱帶大草原,在烏干達、坦桑尼亞和盧旺達被稱為“國鳥”。

王作鵬先生告訴我,那本畫冊之所以取名為《悅·鳥性》,因“悅”字形聲,從心,本義為高興,愉快。既說明“快樂”是鳥的天性,又暗喻作者在拍攝過程中的愉快心情。“鳥性”,意為鳥的天性、習性、特性,聰慧而靈動,自囀千聲,姿態萬千。攝影集共分為“意”、“情”、“形”三大篇章,“意”之篇章中,收錄了作鵬先生那些具有詩情畫意,并在用光、構圖、色彩運用等方面達到較高水準的作品。作品展示前的名家語錄這樣寫道:“我沒有拿出畫筆,而是拿著相機的時候,我就是水,負責調色。(Art Wolfe)”

確實,攝影家要想拍攝出優秀的作品,絕不能依靠什么所謂的靈丹妙藥,而應踏踏實實如“水”一樣,去認真“調色”好了。這“調色”中應該包括光線運用的技巧,視角切入的合理以及構圖元素的把握等等。這“調色”看似簡單,實則不易,這是攝影家的真功夫,從中可以判斷其對于攝影語言的感悟能力。

王作鵬先生給我的印象是一位話語不多,不善張揚,但內秀于心,悟性極高的人。從他的一系列作品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創造性觀察與嫻熟運用攝影技術與技巧的不凡功力。

悅鳥性——王作鵬野生鳥類攝影作品賞析

 

3.鵎鵼(tuǒkōng),又名巨嘴鳥,以樹洞營巢,主要分布在南美洲熱帶森林中。它的體長約67厘米,但是嘴巨大,形似嘴刀。嘴的上半部呈黃色,略呈淡綠色,下半部呈蔚藍色,喙尖點綴著一點殷紅,色彩艷麗,觀賞價值極高。

悅鳥性——王作鵬野生鳥類攝影作品賞析

 

4.海雕,傳說是最古老的一種鳥。其大小差異較大,所羅門群島海雕平均體重1-2千克,而最大的虎頭海雕的體重則可以達到13千克,圖為虎頭海雕。虎頭海雕體型碩大,特征為有一黃色的特大鳥喙,頭部為暗褐色,且有灰褐色的縱紋,看似虎斑,因而得名。

悅鳥性——王作鵬野生鳥類攝影作品賞析

 

5.犀鳥,是一種奇特而珍貴的大型鳥類。主要分布于非洲及亞洲南部,大部分犀鳥生活在非洲和亞洲的熱帶雨林地區。犀鳥的嘴就占了身長的三分之一到一半。最古怪的是在它的頭上。長有一個銅盔狀的突起,叫做盔突,就好像犀牛的角一樣,故而得名犀鳥。

悅鳥性——王作鵬野生鳥類攝影作品賞析

 

6.蜂鳥,因飛行時兩翅振動發出嗡嗡且聲酷似蜜蜂而得名。科學家在德國南部發現了目前世界上最古老的蜂鳥化石,距今已有3000多萬年的歷史。目前多分布于拉丁美洲,北至北美洲南部,并沿太平洋東岸達阿拉斯加。蜂鳥約90%的食物來自花蜜,它們薄而長的鳥喙很適合汲取花蜜。

悅鳥性——王作鵬野生鳥類攝影作品賞析

 

7.雪鸮(xiāo),是一種大型貓頭鷹。在北極和西伯利亞繁殖,越冬時可來到中國北方部分地區,十分罕見。貓頭鷹一般都在夜晚出來捕食,而雪鸮白天黑夜都可以出來活動,貓頭鷹一般都在樹上生活,北極地區沒有這樣的條件,所以雪鸮只能在巖石上建造自己的巢。

Copyright © 2002-2019 旅游世界版權所有

江苏快3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