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大攝影 > 膠片攝影 >

陳復禮,當代攝影的“中國氣派”

時間:2019-01-24

陳復禮,當代攝影的“中國氣派”

2018年9月12日清晨,從廣東潮州籍著名攝影家蔡煥松先生處驚悉陳復禮先生于9月11日晚在香港醫院辭世,享年103歲。陳復禮先生對中國攝影藝術的發展作出過巨大的貢獻,深受社會各界人士的愛戴。

在當今著名的世界攝影大師中,陳復禮先生與吳印咸先生、郎靜山先生并稱攝影界“華夏三老”。陳復禮先生從事攝影長達80多年,200多件作品獲國際攝影大獎。作為當代攝影“中國氣派”的代表者,他對世界攝影界影響深遠。

陳復禮,當代攝影的“中國氣派”

1956年,《天真的小女孩》,越南,陳復禮

我結識陳復禮先生是在1984年,當時我正在南京市科技攝影協會籌辦《攝影時報》,做為主編的我冒昧地給陳復禮先生寫了一封信,想得他的指點與支持。信是寄至并委托香港《中國旅游》雜志社代轉的,不久便收到了陳復禮先生的親筆回信,并特別為《攝影時報》創刊號寫了熱情洋溢的寄語,至今難已忘懷。

1985年,那年的10月金秋之時,我在南京鼓樓廣場的西北“英語角”,舉辦了自己的第一個攝影展“攝影一日展”。開幕的那天上午九點半,我隨時任的新華社江蘇分社攝影部主任、江蘇省攝影家協會副主席丁峻老師,一同前往南京的瞻園,去接正在隨全國政協參觀團來南京的陳復禮先生。

陳復禮,當代攝影的“中國氣派”

1957年,《沐浴》,老撾湄公河,陳復禮

第一次接觸這樣著名的國際大師,非常激動,趕忙上前接過陳復禮先生肩上那只沉甸甸的哈蘇相機牛皮長方形高幫攝影包。隨后,陪同陳復禮先生來到南京鼓樓廣場“攝影一日展”現場,他認真地看完了我掛在樹間繩上的200幅作品,并給予表揚及中肯的建議。

中午,在廣場南側的“馬祥興菜館”里和陳復禮先生,還有時任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的袁毅平先生及丁峻先生在一起,聆聽了大師們的教誨。下午,受南京師范大學美術系攝影藝術專業教授董介人先生之邀,陪同陳復禮先生、袁毅平先生和丁峻老師一起來到南京師范大學美術系攝影專業班,尊聽了陳復禮先生的專題講座。此次接觸,讓我對攝影藝術有了更深的了解。

陳復禮,當代攝影的“中國氣派”

1985年秋在南京市鼓樓廣場參加攝影一日展活動

從這以后,我同陳復禮先生有了書信上的來往,每次信中都能感到陳先生對我的啟迪,同時陳先生還向香港《中國旅游》雜志社推薦和發表了我多組攝影作品,使我在攝影上有更高層次的悟道。后來,又多次在南京梅花節上見過陳先生,最后一次拜見陳先生是在蘇州周莊,給他老人家過90大壽,壽宴上再次得到大師的指點,并且于次日與先生共游共創作在水鄉。

陳復禮先生有著流落海外的一顆赤子心,先生1916年出生在廣東省潮州市湘橋區官塘鎮一個貧窮的山村,陳父早年讀過私塾,知書達禮,愛好繪畫和音樂、讀書,還喜愛養花種草。這種家庭的影響,耳濡目染,潛移默化,對陳先生以后的藝術生涯,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再加上潮州農村美麗的風光和多姿多彩的民間藝術的熏陶,漸漸地使陳復禮對藝術有一種自發的朦朧的向往和追求。進入潮州省立第二師范學校讀書后,他對中國古曲詩詞更加喜愛,特別是對那些膾炙人口的名篇佳作,更是熟記于心吟誦如流,更是一個王維迷。

陳復禮,當代攝影的“中國氣派”

《搏斗》 陳復禮

1935年,中國農村經濟破敗,他的家境也逐漸中落,風華正茂的陳復禮不得不孑然一身,離鄉背井,獨立謀生。5月他來到泰國和老撾邊界上洛坤拍隆府的一個小鎮里,在親戚的榮隆行雜貨店里擔任售貨員、會計、雜務等職。

1938年,日軍海陸空1萬多兵力進攻潮汕。1939年6月21日,陳復禮家鄉的府城潮州陷落。9月14日,陳復禮的第二個兒子出生,當時正值武漢大會戰,陳復禮給兒子取名“武雄”。他在日記中這樣寫道:蓋“雄”為輩分排列,“武”字則取自時下中國正在與敵武漢大會戰之際。國之存亡在此一舉。小兒當生此時,有莫大之意義,故用“武”字以示不忘也。此子若對于國家民族有所貢獻,則尤所望焉。

幾年間,寄人籬下的異國生涯和舉目無親的孤獨處境,使他飽嘗世態的炎涼辛酸。那時正值抗日戰爭醞釀、爆發至高潮的時段,為民族大義,這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遂與若干友人參加了由當地知名華僑蟻美厚先生組織的“旅泰華僑各界抗日聯合總會”,積極向僑眾宣傳團結對敵、一致抗日的救國道理,并在“海外抗日救國后援會”中從事地下抗日活動。同時,他還擔任了蟻美厚先生所創辦的華人報紙《泰京中原報》駐洛坤拍隆的特約記者,此報在日軍登陸攻占曼谷后,才被迫停刊。此前,他一邊拿起筆和相機去宣傳抗日,一邊還在泰國潮州會館里組織募捐和推銷公債活動,并利用貿易往來聯系大小華人商家,宣傳抗日救國。

《搏斗》是陳復禮先生的代表作之一,茫茫大海,漁民在浪尖上奮力劃槳,天空之上,是波濤般的升騰云。陳復禮自己這樣評價:“《搏斗》所表現的感情是長期積累的。因為我從小流浪于南洋各地,受了不少挫折、困難,需要一種搏斗的精神,才能生存。對人生來說,搏斗是一種生存的條件之一,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同感。”

1943年,他因不滿泰國當局迫害華僑以及反日原因,不得不攜家遷到越南河內,與友人創辦泰華行,經營進出口生意。同時,開始了系統攝影的專業創作,并利用經商外出的機會練習攝影。《彷徨》,畫面上孤鶴殘枝,面對茫茫的江水和寂寞的遠景,流露出一種彷徨寂寞的情緒。了解陳復禮經歷的人,會很自然地聯想到他輾轉于泰國、越南等地極不安定的生活。

多少年來,學徒生活的磨難和精神生活的苦悶,更激起了他對藝術的追求。1944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與攝影結下了不解之緣。此時他與越南西貢的攝影家陳芳渠先生相識了,早就仰慕陳芳渠先生的陳復禮決意拜他為師,陳芳渠先生對這位好學的青年朋友也不吝賜教。不過,當時師傅在西貢,徒弟在河內,一南一北相隔千里,只好通過書信等方式進行求教和交流。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陳復禮當天和朋友歡宴至深夜,并抄錄杜甫的《聞官軍收河南河北》一詩作為日記,“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1946年,剛剛取得對日勝利的國家陷入內戰,越南為爭取獨立與法國軍隊爆發戰爭,陳復禮對此憂心忡忡。1950年以后,他的作品開始入選國際沙龍。1953年他在河內同越南人及華僑組織成立越南攝影學會,被推選為副會長。

當時,他還曾將部分作品寄給臺灣的郎靜山先生以求教,郎先生將這些作品展出,并在當地報紙予以宣傳介紹,稱陳先生為“越南青年攝影家”。50年代初,是陳復禮先生在國際攝影界初露頭角的時期。1955年陳復禮攜妻挈兒舉家遷到香港定居,專門經營糧油生意。

上世紀40年代,陳復禮剛剛走上攝影藝術道路,郎靜山先生的作品對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他走向實地去拍風光,拍人物,拍花卉,拍靜物,攝影的題材日益廣泛。在創作風格上刻意追求畫意的效果,他早期的作品《香河朝汲》《昨夜江邊春水生》等,就有著明顯的畫意的痕跡。

陳復禮的代表作《戰爭與和平》,以鐵絲網中的鴿子為主角,配以布滿烏云的天空背景。這與他的經歷也是緊密相關的,日本侵華戰爭迫使他背井離鄉,日本侵入泰國迫使他輾轉越南,在越南又趕上越法之戰。所以,通過鏡頭表現出來的對和平的熱愛尤其強烈。

陳復禮曾說過:“我的藝術生命植根于對祖國秀麗河山和民族文化真摯的愛。”的確,陳復禮的赤子之心,不止表現在對攝影藝術民族化的不懈探索,更表現為他濃厚的家國情懷。坎坷的人生經歷,加上豐富的見聞學識,讓陳復禮對故鄉、對祖國、對民族,有了更加深刻獨特的感觸和體會。

最后,愿先生千古,一路走好!(本文摘自《旅游世界》11月刊)

Copyright © 2002-2019 旅游世界版權所有

江苏快3网上投注